累计卖出股票金额62

  江西证监局   

  2016年1月12日,张甜与段某雷、深圳市中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涛投资”)签订《资金利用协议》,2016年4月7日,张甜与段某、中涛投资签订增补协议。上述《资金利用协议》及增补协议约定,张甜付出担保金100万元,中涛投资方面提供500万元资金及“刘某1”“全某伟”证券账户给张甜用于股票生意业务,并确保上述证券账户起始资金为600万元,股票生意业务的投资风险由张甜包袱,投资收益归张甜所有。  

  二、张甜节制自然人“刘某1”“全某伟”账户交易股票和私下接管客户委托交易股票环境  

  张甜自不晚于2016年4月13日至不早于2016年5月3日期间节制“李某”证券账户。上述期间“李某”证券账户累计买入股票金额36.17万元,累计卖出股票金额37.59万元,账户盈利1.36万元。账户委托生意业务流水中180****5183手机号生意业务笔数占比到达83.33%;账户生意业务股票品种、时点、终端信息等与“刘某1”“全某伟”证券账户高度趋同,且期间内“李某”账户银证转账操纵与当天账户的股票生意业务在生意业务终端信息上高度吻合。  

  我局认为,张甜作为证券从业人员,在从业期间内节制“刘某1”“全某伟”“李某”“刘某2”证券账户持有、交易股票的行为,违反2005年《证券法》第四十三条的划定,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条所述“法令、行政礼貌划定克制参加股票生意业务的人员,直接可能以假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交易股票的”行为。  

  《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划定:法令、行政礼貌划定克制参加股票生意业务的人员,直接可能以假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交易股票的,责令依法处理惩罚犯科持有的股票,充公违法所得,并处以交易股票等值以下的罚款;属于国度事恋人员的,还该当依法给以行政处分。 

  上述违法事实,有张甜证券经纪人委托条约、资金利用协议及增补协议、法院讯断书、相关账户生意业务流水、银行账户流水、法律笔录、询问笔录、进出境信息、听证笔录、相关购房信息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2020年4月20日

  陈某1提供的担保金及其与张甜约定的账户盈利后续别离转入陈某2、王某龙、赵某岭及李某艳等与陈某1相关联人员的银行账户。针对张甜接管陈某1委托配资炒股事项,陈某1未向张甜付出其他用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